美本留学申请中录取率和入读率哪个最重要?

发布日期:2019-11-30 05:33   来源:未知   阅读:

  美国学者凡勃伦在他1918年出版的《美国的高级学术》一书中,详尽地描绘和嘲笑了大学经营中被他称之为“堕落”的商业现象,他说“美国大学的商品化开始于资本主义的工厂或福特体系兴起的时候”,从那时起“大学就像企业一样建构了”。在他提出这样的论调之后,美国高等教育商品化的趋势果然如他预言那样愈演愈烈,从形式到内容日益完善,到了今天,美国大学如同一个个由董事会掌权、运营的资本主义公司。

  为了“公司”运营得更好,在招生(招聘)的时候,招生官(HR)需要评估想进入“公司”的这些申请者们是否能够满足“公司”的需求,能在“公司”很好的生存下来并且为“公司”创造利益。而优秀且价值观相符的学生(雇员)则是每一个“公司”都想要收入麾下的。

  申请,学生压力大,招生,学校压力也大。大学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每个院校都想录取到更优秀的学生,也希望挑选到的是真正匹配自己学校的人才。

  每一年,NACAC(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协会)都会公布其高校招生情况的报告,其中包括了招生官对新生申请的要求、每年申请入读情况变化等。其最新公布的2019年申请数据,大一年级新生的申请数量比去年增加了6%,转学生申请增加了2%,而国际学生申请平均增加了7%。看得出来进行申请的学生数量每年都在变多,这种增长趋势目前没有减弱的迹象。

  相较英国G5的申请,美国常春藤的申请不确定性很大,你很容易判断一位申请者多大几率被牛津剑桥录取,却无法确定一位学术优秀的同学会进到大藤学校,或者说,去年牛剑录取的同学再申一次仍然会被录取,去年哈耶普斯麻录取的同学再申一次的结果无法判断。由于美国大学录取标准的多元和结果的不确定性,随着申请者数量一起增长的,还有每位申请者递交申请的数量。申请者增多导致了竞争激烈,为了应对竞争,申请者开始选择“广撒网,多捕鱼”,这又加剧了竞争。从2000年到2017年,选择同时申请7个或以上院校的申请者占比从13%上升到了36%。尽管美国高中生总体人数趋于稳定,但由于学生平均申请的大学数量增多,以及美国高校对国际生的重视,申请者之间的竞争也会更大。这种不断加剧的竞争激烈,似乎成了一个死循环。

  申请竞争越激烈,就越得同时多申几所,最终不论拿到几个Offer,都只能选择一个就读,放弃的Offer无法像电影票一样送人,占了茅坑不出恭。这种“养备胎”的行为,也给大学造成了困扰——如何确保9月1号报到的人数。实际入学率(yield rate)影响学校的预算、财政援助、部门需求,甚至声誉和排名。确保和提高入学率是招生官(HR)的KPI,他们在优秀的申请者中寻找真心实意的,你的备胎意图很明显时,只能被放弃。

  入读率较高的学校除了我们一般认知里的Top名校之外,也有很多比较小众的大学,如杨百翰大学、肯尼索州立大学等。这些学校一般是有宗教背景或者是地区认可度高的大学,申请者以本地学生居多。美国学生在拿到多所学校的录取后,选校相对于国际生会更实际一点,相较排名,他们更愿意考虑学费、地理位置、就业等。

  每个学校都会有竞争对手,拿到哈佛录取通知书的同学也许同时拿到了耶鲁的Offer。事实上,哈佛大学作为新生入学率长期最高的学校,每年仍然有接近20%的新生没有报到。很多Top30的顶尖大学,入读率却只有50%,也就意味着,学校要发两倍的Offer才能保证入读人数。

  而根据NACAC发布的数据,全美大学国际生入读率更是低到了28.5%。国际生里中国学生占最大比例,在美国生活过的朋友都知道,美国高中生平均申请的大学数量远少于中国学生。值得表扬的,是常熟UWC和北京十一学校,校方对学生大学的申请数量限制在10所左右,从这两所学校今年录取结果上看,不搞军备竞赛的“攒人品”行为得到了认可。作为升学机构,我们对学生申请数量限制在11所(UC系统算1所),其实如果规划较早准备充分,这个数量是足够的。

  入学率的高低很重要,稳定性更重要,能控制发出的Offer数量,却无法确保会有多少人报到,即便5月缴了学费的同学也会有不去的可能。入读情况影响学校的资源分配,学校的宿舍、教学资源是相对固定的,如果当年招生出现了预料之外的情况,会导致很多问题:报到学生少,学费收入不足、教学资源过剩;报到的学生过多,导致教学资源不足,比如宿舍不够住、开课数量不够、教师无法关注到每个学生等等。

  为了保持校内教学资源和生源达到理想的平衡,学校需要不断调整招生政策来保证入学人数的稳定。每一年的入学率都影响着下一年学校招生政策的变动,同时,学校新的政策也会影响学校的申请人数、录取率和入读率。

  2018年6月14号之后芝加哥大学本科申请不再强制要求提交SAT或ACT成绩,且对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提供全额学费资助,并为以及来自警察、消防员和家庭的孩子提供特别奖学金。这些政策无疑提高了学生申请芝加哥大学的意愿,直接导致了申请人数及选择入读人数的增加(2023年的入读率为83%,两年前只是72%)。加上早申请芝加哥除了EA/ED,这两年还增加了ED2,RD阶段的录取压力少了很多,直接影响了入读率较低的国际生群体的RD申请。在预判大学招生政策和录取形势时,入读率变化无疑是需要考虑的一大要素。

  没有人喜欢当备胎,大学发出的Offer也不希望被拒绝。大学都在努力通过政策调整降低自己被备胎的可能,这个更多是在早申时候通过EA/ED/ED2政策实现(可参考《早申请&早规划》)。比如傲娇的哈耶普斯的REA不允许你同时ED别的大学,圣路易斯华盛顿和巴布森学院去年新增ED2,波士顿学院从REA改为EA又改为ED1和ED2,弗吉尼亚今年新增ED申请...都想一纸ED合同绑死他们想录的人,早申时候通过ED确保入读人数,提高整体入读率。因为被ED录取了就不能反悔,只有真心实意才会“唯你不娶”。更低的托福最低分要求、取消SAT提交的强制要求等方式也能扩大搜索范围,候选人增多且录取率更低,一举两得。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新高一学生和家长容易走入的几个规划误区》里说——“托福免试政策”“可以不递交SAT成绩”“不强制面试”等“减负”的内容不要看。

  ED开始时间早,总有人没有准备好,RD阶段学校也会通过面试等方法寻找适合自己的优秀申请者。另外越来越多的院校开始采用大数据,挖掘与监控学生的网络数据。在申请中很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申请者对这个大学的感兴趣程度,同样的学生水平和学生背景情况下,当然学校会更愿意录取对自己感兴趣的学生。学校通常使用学生打开官网页面的停留时间、官网上是否留下联系方式、会不会填表、订阅邮件定期推送资料有没有打开。将这些指标量化汇总,就是学生对大学感兴趣程度。

  近期CB曝出的丑闻就是出售SAT考生信息给大学,大学向这些学生推销自己的学校,希望他们成为申请队伍中的分母。诸如此类,通过这些公司(大学)越来越专业的市场化运作,全美大学的平均入读率在逐年提高,这表示着大学offer的发放更加精准。对于在他们眼里不适合或者录取了也不会去的申请人,offer的发放无疑会更加“吝啬”。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国际申请人如何“安全上岸”?

  首先保证你申请的真实性。中国申请者“扬名海外”的一点就是申请材料的“过分包装”。NAFSA(国际教育工作者会议)曾开设辨别中国学生简历造假的专门分论坛,一度让中国代表团十分尴尬,也间接地让整个美国大学对于课外活动的审核和要求不断提高。随着申请人逐年增加,在经验和大数据的双重加持下,申请中的虚构成分在招生官眼中更加无所遁形。而且,在极度重视诚信的美国,一旦这种行为被发现就会面临严重的后果。

  只有实力不够的人才会“造假”,提早规划,提升匹配度。根据NACAC公布的招生官最看重的申请要素,从表格的排序中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大学最为重视的就是学生在高中阶段所上课程的难度和在其中的学术表现。因此我们建议学生在选择科目上尽量选择有挑战性的科目,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选择更多科目,保证课程的难度、广度和学习表现,以及学生的兴趣方向等,将自己的学术实力展现给大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